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茶道知识 >
茶与空间LBA应该和谐共融时间:2020-07-20   编辑:admin

冬天的茶地里是寻不见可以采摘的鲜叶的,一抹暖阳印在老叶的纹理之上,一排排的茶树紧贴着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低矮的局促中小心翼翼的往目不所及的地方延伸开去。  

今天气温稍稍回升了些,便有小飞虫盘旋在茶树之上滋扰着这片宁静,它们来不及过多的停留便齐刷刷的安然于捕虫板上将歇,来源于自然的东西也终归结于自然。茶园向来是不舍得用农药的,深信不疑的是万物皆有灵气,珍惜山好水好,茶树的生长环境自然也就好了很多。  

冬日里这样的园子里除了毛草遮盖的保温层与为茶地人工补水的时间,就很少有人在这里停留,除了我过来,二哈更多的承担了这里的守卫工作,它的犬舍离这里很近,但它性格孤僻,我来时,它绝不会来,所以我们彼此建立着很好的值班边际,今天暖阳初升,它懒洋洋的在地头打盹,恰巧与我偶遇,互不打扰,这感觉倒是很好。  

最近茶舍需要装修,经常在为选择合适的布置结构与设计师发生不大不小的辩论,科班出身的她绘图功底极好,善用空间轴线与采光,推想出一个相对简约的空间来,作为设计师,她爱那种简单而又富有质感的如千利休式的茶舍。  

而我爱去全国各地有特色的茶间寻访停留,相较于图纸,我更倾向于人在空间里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单纯强调空间给人的感觉随之带来的是更多脸谱化的视觉呈现,这种感觉可能比较刻板缺少新意。设计师经常将铅笔与文件夹合上又打开,打开做些更改,又合上,最后重复着同样一句话:你这样做肯定是不行的。  

这种来来去去的妥协与争执贯穿了这样一个好天气的下午,后来干脆被我叫停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不再纠结设计与人的体验,我从抽屉里翻出一泡牛皮纸包着的红茶,她帮我提来几瓶怡宝,插上了电,温杯而后将茶请入盖碗,等着水烧开,中间的时间我们就静静的,一句话也没有说,顿时显得好安静,如果说时间能瞬间静止,我相信是有可能实现的。  

随着水汽的升腾,焚香净手,将沸水沿中线垂直注入盖碗,干茶也在其间打转,那香气随之四散开来,”真香“这个词随着二哈撞击在玻璃门上的声音显得那样的强有力,是不是茶味跑了出去,引得它也要进来一同品茗?  

人和人之间难免会有意见不统一,观点相背离的时刻,而适当的调停是让双方都有时间冷静下来,争论的焦点是什么,想要解决的难点是什么,那些我们暂时无法表达的赘述,需要一个标点做印记,喝上一杯茶,那种暖意直抵味蕾,让人平静和恬适。  

而不是用争吵和无解让矛盾持续的激化,我们这个世界是在动态与静止间切换发展的,我们的心绪也来自环境对人的影响,我们害怕失言,我们尽可能为自己说的与做的负责,我们常常步履难歇,我们需要一种更委婉的方式将这些东西消化下去。  

难得有茶相伴,坐下来喝茶,放下心中的执念,用第三者的视野,随着茶的香气,了然于心,只有心念得以安全,人才会懂得起心动念于方寸间,不着急,不害怕,不为难,这一切都在一杯茶里沉淀。  

QQ截图20200118120954.png

当我和设计师再一次坐在一起讨论接下来方案的时候,一切变得突如其来的顺畅,人与茶,茶与空间,应该和谐共融,我们在茶室里留白了一块,因为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设计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唯有留白的空间和岁月,像品饮一杯茶一样,唇齿留香,茶禅一味。  

推开茶舍的门,想要摸摸二哈的头,却不想,它沉沉的睡了,落日的余晖照见桌上放置的空杯,收拾好茶具,拿上设计的定稿,我仿佛看见一个崭新的茶室,是人与空间的剧本,是人与茶的故事,希望喝茶的人都会爱上它。